中国文明网大庆站 >> 书香大庆
晚来天“又”雪
发布时间:2019-12-25      来源:大庆日报    
晚来天“又”雪

□张立昕

  出生在北国,对雪的情愫自然是如梦如幻的,总是想着,北方的冬天若是少了雪,那灰秃秃的大地和树木,不就像个病恹恹的汉子了?

  所以一入冬,人们就盼着雪花飞舞的日子,品味着诗人那些美好的比喻。“雪是冬天的灵魂啊!”这单一的素白,在余光中老先生笔下变成绝色的美了,要不然怎么会有“若逢新雪初霁,皓月当空,你从月色与雪色中走来”这么经典的句子呢?

  除了月色、雪色和美人的惊艳,如果再生出一株株的梅花静静地立于皓月当空与白雪辉映在那片浩渺之下,暗香浮动,点点朱红,该是多么美妙的境界啊,可事事怎么会尽如人意呢。

  北方恰恰没有梅,雪中访梅,围炉煮雪的雅意难践,偏偏出生在北国的我,却有着一颗南方女人温婉、细腻、诗意的心,时常任思绪游弋于诗词中,令意念与文字相融,雪中无梅,那就穿越千年,与古人来一场盛雪下的约会吧。

  “踏雪寻梅梅未开,伫立雪中默等待。”唐朝的孟浩然情怀旷达,常骑着一头毛驴踏雪寻梅,骑在驴背上苦觅诗句,从而有了“踏雪寻梅”的典故。而那一次,梅却像矜持的少女,在考验情郎的痴爱,那就虔诚地等吧!这种等待,必是带着小小的甜蜜与期待的焦灼,那么孟老先生让我陪你滑滑雪、打打雪仗可好?怕喧闹打破幽空的意境?那么好吧,就架起柴火,煮一壶唐朝灞桥洁如皓月的白雪,捏一撮云雾山间最嫩的紫芽茶,青绿色的叶尖漂浮跃动,看茶雾氤氲于金红明亮的茶汤炉内翻滚,淡淡的玫瑰香缕缕入鼻。当然,我饮的不是茶,是您旷达的情怀、甘当隐士的孤高品格;而您饮的则是,后人对您的诗观及品性的敬仰,这茶何止是茶啊,深意入杯!杯子太小啊,载不下许多情思,我敬您,在大雪纷飞中……

  我想,爱梅、爱雪的人,应该也有和梅、雪一样的品性吧!

  雪如素蝶般飞舞,何不轻拾起这山水写意的诗入囊,看那山、那水、那桥不就是一副悠远恬澹的水墨画吗?诗在画中,人在景里,分不清哪是真,哪是画,醉了!听雪风无意,赏雪待梅开,不经意间,您是不是听到了梅花肆意绽放的声音,虬枝横斜,三朵、五朵,若干朵……散着淡淡的幽香,盈盈而立,点点微红绣于洁白的素帛上。

  “薄暮诗成天又雪,与梅并做十分春。”身处塞北,随雪入深冬,去探一下春还有多远。

 
 责任编辑:李红艳
  聚焦大庆 更多>>
·81名贫困生获近8万元助学金
·8个“星级文明户”受表彰奖励
·志愿服务暖民心 文明实践送春联
·救助“两癌” 情暖寒冬
·新征程 新会战 新作为
·林甸县首个爱心屋揭牌
·组建服务团队 放飞公益梦想
  主题活动 更多>>
23.jpg
a0481c9f56401eb1d3e747.jpg
QQ截图20190715110721_副本.jpg
1.png
00000000000000000.jpg
3.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