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文明网大庆站 >> 讲文明树新风
老夫妻爱情保险秘诀 她与他50年没红过脸
发布时间:2018-05-28      来源:大庆文明网    

  年轻时,他就出了名地能干。70岁了,每天还闲不着。第一次被他气哭,是因为她劝他在家歇歇。

  50年,他们同甘共苦,从没红过脸。要说有啥秘诀,她说,那就是得会“哄”。

 

老伴儿眼神不行,纫针的活儿全包 

 

爱就是共同下厨经营一日三餐。 

  半辈子的默契 

  厂西3-14号楼,住着一对71岁的老夫妻。再有两个月,他们的金婚纪念日就到了。

  5月25日傍晚,太阳斜斜地从窗外照进厨房,夫妻俩,一个在切菜,一个在打鸡蛋,为晚饭做着准备。

  “今天少放点儿盐,健康节目里都说了,盐吃多了不好。”杜玉芹说。

  “记着了,少放。搅好鸡蛋,你就进屋吧,有油烟,都在这儿熏着干啥?”刘子文看了老伴儿一眼,笑眯眯地说。

  “你做饭,吸的油烟更多。一起做,还能快点儿。”杜玉芹斜了老伴儿一眼,笑着反驳。

  说着话,丝毫不影响两个人手上的动作,刘子文的菜切得照样很细,杜玉芹的鸡蛋搅得依旧均匀。

  看他们配合得默契十足,哪还能想到,就在前些天,杜玉芹被刘子文气哭过?

  “过了半辈子了,他还真是第一次对我喊。”说起来,杜玉芹的眼圈又红了。

  看到老伴儿又伤心了,刘子文一边偷看着,一边有些尴尬地笑着。

  “我当时就是头脑一热,喊完就知道自己不对了。她说不让我去,也是心疼我,这个我知道。”刘子文对记解释的同时,还不忘偷瞄老伴儿,这些话,也是在说给老伴儿听。

 

生活就是风风雨雨,修修补补 

  平生第一次吼哭 

  杜玉芹告诉记者,别看刘子文岁数这么大了,每天一点儿都不闲着。开春后,他就跑到哥哥家附近,那里是城乡接合部,哥俩合力开垦了一块地。

  前些天,风有些大。家离那边又有些远,刘子文每天骑着自行车往返,杜玉芹实在很担心。而且,有几个晚上睡觉时,刘子文累得直哼哼。

  第二天,杜玉芹看着刘子文又要出门,就走过来,挡在门口,让他在家歇两天,不许去了。

  没想到,刘子文着急出门,又被杜玉芹这么一拦,火一下就冲上了脑袋。

  “为什么不去?能有多累?”刘子文吼了一声。

  吼完,他自己也怔住了。看着愣住的老伴儿,他有些手足无措,但又拉不下面子道歉,就硬着头皮出门了。

  想想这么多年,两个人风风雨雨,再难再苦,他都没冲自己发过脾气,现在日子好了,他的脾气却大了……刘子文走了,杜玉芹想想就觉得委屈,眼泪更是不受控制地往出涌。

  其实,出了门的刘子文,一整天都很忐忑,两个人过了半辈子,连争辩都没有过,自己咋能冲着老伴儿吼呢?越想越自责,所以,当天,也不用大哥往回撵,就早早地回家了。

  回到家,还是张不开嘴跟老伴儿道歉,想了想,直接奔厨房,主动做饭。

  “他们家的人在村上都是出了名地能干,嫁给他,也是冲着他能干。”杜玉芹对记者说。

  变相改正错误 

  在刘子文家卫生间的门口,摆着两块砖头。

  杜玉芹说,她的膝盖疼,每次进出卫生间都很费劲。后来,她就想了个办法,从外面找来了两块砖。进卫生间的时候,将砖头摞起来,踩着进去。出来后,再将砖头撤掉,在门口摆好。

  记者看到,刘子文家卫生间的地面,比外面的地面要高出20多厘米。

 

爱就是老了彼此照顾 

  刘子文听老伴说起这事儿,马上接过话说:“刚住进楼房时我就特别担心卫生间。别弄不好漏水了,淹了楼下,影响邻居间的感情。”

  原来,刘子文在给卫生间做防水时,做了一遍又一遍,把卫生间的地面垫高了。

  杜玉芹劝也劝不住,就随着他去弄了。

  那是10年前装修房子时的事儿,现在,杜玉芹的膝盖“不吃硬”了,每次进出卫生间,要抬那么高的腿,膝盖都受不了,就想到了用砖头垫着进出这个办法。

  看着老伴儿每次把砖头搬来搬去,刘子文也心疼。他知道,自己当初没听老伴儿劝,是欠考虑了。他就对老伴儿说,砖头别撤走了,用着还挺顺脚。

  “他能这么说,就是知道自己做错了。”杜玉芹悄悄地告诉记者。

 

帮老伴儿垫砖头,爱就是这样细水长流的平凡日常 

  吵架伤感情 

  现在,邻居有个缝缝补补的活儿找上来,杜玉芹总是热心帮忙。

  在他们家卧室里,有一台老式缝纫机,自从杜玉芹的视力不太好以后,每次做活都是刘子文给她纫针。

  这台缝纫机,可是给这个家出了不少力。尤其在3个孩子出生后,家里一年到头看不到现钱,就是这台缝纫机,帮着杜玉芹没日没夜地忙,让一家人吃饱了肚子,积攒了“家底儿”。

  杜玉芹说,她从18岁学裁剪手艺后,就开始接活,给人有偿做服装。一件衣服1.5元,一条裤子0.7元。锁边一件衣服,0.2元。样式繁简不论,只按数量收费。

  刘子文每个月的工资30元左右,因为当时还有生产队,工资都是换吃粮的。有时,一年到头儿,不但拿不到钱,还要倒找村上钱。家里的地少之又少,生活全靠这台缝纫机。杜玉芹的裁剪活,一直干到50岁,那年,刘子文心疼她会累坏眼睛,坚决不让她再干了。

  说起这些年两个人的风雨同舟,杜玉芹觉得,最遗憾的就是没好好供3个孩子上学。因为日子过得一直都紧巴,孩子们上学前、放学后,都要跟着他们去干活。

  儿子放农忙假时,每天早晨三四点钟就跟着大人去地里挖甜菜,7天,全家人修完了9万多斤甜菜。9岁的小女儿独自在家做饭,为了省时间,还要将饭给全家人送到地里。

  从中学老师的岗位上退下来后,刘子文和杜玉芹开过旅店、超市、饭店,种过大棚,只要听说啥能赚钱,不管多累,刘子文眉毛都不皱一下。他在心里暗暗决定,孩子们小时,没给过他们好的生活,趁自己还能干动,赚点儿钱,能帮帮孩子,就多帮帮他们。

  外人看来,刘子文的脾气犟,家里的事,都是他说了算。但只有他自己心里清楚,每次决定事情的时候,就算犟劲儿上来,听不进老伴儿的意见,可劲儿一过,还是都按照老伴儿的“指示”办了。

  “两口人过日子,哪那么多气?谁说得对,就听谁的,还不都是为了把日子过好?有啥事,慢慢说,得会哄着来。吵架解决不了事儿,只能伤了感情。”杜玉芹说。

 
 责任编辑:李红艳
  聚焦大庆 更多>>
·排头兵,新时代的历史抉择
·市直机关职工演讲比赛圆满落幕
·市作家协会召开第四次代表大会
·是人才你就来!大庆引进人才100人
·韩立华主持召开市委常委会会议
·全市基层理论学习现场推进会召开
·16项公证服务让你“最多跑一次”
  主题活动 更多>>
0.jpg
5.jpg
7.jpg
9.jpg
童心_副本1.png
2.png